透过火热的酱香酒赛道,看资本的“快”与茅台的“慢”

透过火热的酱香酒赛道,看资本的“快”与茅台的“慢”

高歌猛进”的酱酒行业是时候降降温了。

这是当下不少白酒行业人士的看法。毫无疑问,“酱酒热”已成为当下的行业共识,在高利润的驱使下,业内外资本蜂拥而至,酱酒行业行至风口。不过这股热潮背后,有的企业数十年匠心坚守,“与时间做朋友”;也有的追求三五年获利,在风口时大量加注,以求吃一波行业红利。

显然,酱酒行业的“快”与“慢”,是一门值得研究的学问。

酱酒,不是一门来钱快的生意

今年3月,知名药企修正集团突然传出旗下修正酒业正与茅台镇的酒企洽谈,有意收购酱香型白酒企业的消息;5月,周大福酒也高调宣布,将斥资100亿资本打造高端酱酒产业;6月,金针菇种植大户众兴菌业宣布拟收购茅台镇酱酒企业圣窖酒业100%股权……

在酱酒高利润的冲击和“裹挟”下,行业似乎迎来了一个“全民染酱”的时代。除了业外资本,在白酒行业内部,厦门阿里山、海南椰岛、黄酒龙头古越山也相继推出酱酒产品,而水井坊尽管终止了组建酱酒合资公司的合作模式,但其也明确表示未来不排除在酱酒领域寻找更适合的投资机会。

然而,这一场资本“博弈”背后,越来越多人给出了担忧和疑虑。

资深酱酒专家权图指出,众所周知,酱酒具有高成长性和高毛利的特点。但从投资的角度来看,酱酒酒厂投资却有着极高的门槛。首先就是投资周期长。酱酒的基酒生产和储存五年以上才能出厂,而要形成稳定的品质体系,要十年以上的周期,所以酱酒投资的资金周转率低。

据了解,酱酒独特的“12987”酿造工艺需一年生产周期、两次投料、九次蒸煮、八次发酵、七次取酒,这也使得从投料到成品酒至少需要5年时间,即1年发酵期 4年贮存期。对此有不少分析人士直言“对于想赚快钱的资本来说,根本等不起5-10年!”。

这话并不是“泼冷水”。

从众多涌入酱酒行业的资本来看,无非是看到了三个基本面:酱酒需求热、酱酒股市热、酱酒资本热。数据显示,2020年酱酒行业规模达1550亿元,产能在2020年达到60万千升,销售利润为630亿元。值得一提的是,2020年酱酒产量占白酒总产量仅8.10%,但其销售利润却贡献白酒全行业销售利润的39.74%。

在高利润的吸引下,业内外资本趋之若鹜。然而这种想赚快钱、盲目投资的心态,却与酱酒“和时间做朋友”的特点背道而驰。

除了投资周期长,酱酒的投资强度也比较大。

有人算过一笔账,如果外来资本希望在茅台建厂,以征地50亩修建一个年产500吨的酒厂测算,每亩地60万,土地投入3000万,地上建筑和窖池等2000万,共计5000万;每年投料生产成本按照4万元/吨计算,需要2000万,5年以后才能销售,期间不断投入,总共需要投资约1.5亿。据此估算,在茅台镇1万吨酱酒的基建加基酒的储存成本大概在30亿元。

显然,这样的数字对于很多企业而言并不是一个小数目。更何况目前酱酒市场已经出现分化,酱酒企业和产业资本的投资门槛已经从千吨级到了万吨级,对资方的实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

“酱酒酒厂投资先天是嫌贫爱富的。没有强大的产业支撑和资本实力,一般中小型资本和没有做实业决心的资本,建议不要轻易投入酱酒。”权图表示。

白酒专家肖竹青则表示,目前酱香酒还是精英阶层在消费,如果高收入群体和老百姓开始消费酱香酒,未来市场容量不可限量。可以看到已经有更多的业外资本持续进入酱香酒领域,而茅台镇目前有完整的采购高粱记录、生产记录、入库记录和依法纳税的规范酒厂并不多,仍需主动寻求规范,完善自身治理结构。在他看来,茅台镇靠做贴牌酒的1.0时代已经终结,现在进入资本品牌和全国销售服务体系构建的巨头、寡头竞争时代。

专家直言“警惕酱酒过热”

尽管资本不断涌入,但更多人还是认为,非核心的中小型酱酒酒企缺乏品牌支撑力,更多的是在蹭茅台的热点与酱酒流量。以长远眼光来看,盲目扩产与涨价,只会加速泡沫的破裂。无论是酱酒还是整个白酒产业,头部效应在未来只会越来越明显。

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党委书记、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对于贵州白酒行业即酱酒产业的发展提出建议,呼吁酱酒要少一些急功近利、少一些利益驱动”。他表示,从宏观的风险防控视角分析,建议更加重视具有知名品牌、产业基础和技术能力的业内资本,审慎引进业外资本,以免浪费宝贵资源,贻误发展契机。

白酒行业分析师蔡学飞接受采访时也表示,酱酒过热已经是目前的行业现状,大量资本进入酱酒行业,虽然短期内有利于酱酒产区建设,以及酱酒品类的全国性推广,但是脱离企业经营层面的资本化可能会导致酱酒品类价值虚化,价格虚高,品质不稳定,从而损害消费者的利益,最后不利于酱酒品类的长远利益。

在今年4月举办的仁怀酱香酒产区品牌推介会上,“居安思危”、“品牌为王”、“品质危机”成为关键词,金沙酒业党委书记、董事长张道红指出,虽然现在对酱酒是一瓶难求,供需矛盾,需大于供。但是3-5年之后酱酒进入下半场,进入市场竞争激烈、品牌厮杀的环节后,很多小企业、小品牌可能就面临淘汰。而5年后实现品牌集中、产能集中和规模集中,这个效应会更加明显。

“根据此前媒体的报道,有些企业竟然喊出了‘十四五’要做到千亿,有的喊出要做出10万吨的目标。试问,茅台股份公司做了多少年,做出10万吨没有?”张道红呼吁酱酒同仁不要过度营销,企业应基于消费者的感受和价值做好产品,不要虚高价格,并且要真实准确的传播酱酒文化,酱酒的故事。

在今年的青花郎战略定位升级发布会上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也直言酱酒行业“要降温”。

他说到:“目前赤水河两岸的优质酱酒产能基本上已经开发完毕,并且集中于茅台、郎酒、习酒、国台……等大厂,全年产能满打满算在20万吨/年上下,基本不会有太大的增量了。大家应该慢下来,花精力和时间攻关技术、做好品质。任何炒作酱酒热,赚快钱的行为,都是对行业发展的不负责任。放任这样的发展方式,后面是要‘还账’的。”

资本扎堆热衷“快”,茅台却越来越强调“慢”

在众多“染酱”资本想着如何乘势掘金时,酱酒行业龙头贵州茅台则迎来了走过的第70个年头。不难发现,在酱酒热的大背景下,茅台却越来越强调“慢”下来。

首先是业绩方面,茅台近年来业绩增速呈放缓态势,比如其日前发布的半年报,营收同比增长9.08%,净利同比增长8.72%,显然没有了前几年的“猛进”态势。不过也有人认为,这是茅台内部在做营销节奏的调整所致,也不排除茅台为了稳定增长人为降低增速来释放市场降温信号。

其次是经销商数量的削减。据统计,2018年,茅台国内经销商数量累计减少了607家,其中茅台酒经销商减少437家;2019年,茅台经销商队伍持续缩减,至年底共有2377家经销商,年内增加30家,减少640家,净减少610家,其中减少酱香系列酒经销商503家,茅台酒经销商减少约100家;2020年,茅台国内经销商为2046家,其中新增15家,减少346家。

时至今日,茅台经销体系的调整仍在继续,且已初见成效。根据最新的半年报数据,今年上半年茅台经销商新增62家,减少12家,累计增加50家。这一信息被解读为茅台经销商网络的“优化”工程已基本完成,营收后续增长将得到渠道端的赋能推动。

显然,茅台的“慢”实际上是要解决企业内部存在的各种问题,强调高质量发展。

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,贵州茅台董事长高卫东表示,在“十四五”乃至更长发展时期,茅台将以高质量发展统揽全局,着力固根基、扬优势,补短板、强弱项,其实践要义就是各项工作都要追求高质量,方方面面都要体现高质量,要坚决守好质量、安全、环保“三条生命线”。

“酱酒越热,越要把好质量关。未来酱酒的发展,一定是在朝着规模化、高品质方向发展。”仁怀市酒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吕玉华指出。

如今,酱酒行业热度不减,已然是“千军万马过独木桥”,在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升的趋势下,急功近利显然不可取。尽管后来者无法用茅台的标准来衡量要求自身,但放慢步调打好基础,方乃长久之计。

本文来自酒业新闻直播车,经转载后发布,本文观点不代表白酒网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